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志鉴书库 >> 旧志  
 
 
《黑龙江志稿》
 
 
路权一
 
    路权(中东铁路即东省铁路)
  光绪二十二年秋出使俄国大臣许景澄与华俄道胜银行订立东省铁路公司(一作中国东方铁路公司)合同建造铁路(东华续录光绪二十二年八月甲子驻俄钦差大臣许景澄与华俄道胜银行订立东省铁路公司合同二条)先是俄罗斯经营西北利亚铁路以迂绕黑龙江沿岸地势险建造维难娄谋假道我境以出东海旋复以设立公司承造东省铁路为请(按许文肃公遗稿光绪二十一年十月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函俄户部大臣威特邀晤据称中国现拟自造铁路与俄路相接已经外部靠知但本部为中国代计目前未必有款又无熟悉工程之人办理恐难迅速俄国铁路至一千八百九十八年即光绪二十四年即可造至中国黑龙江省边界若华路稽延不成俄路仍不能通连至海参威于俄国颇有不便莫如准俄人集立一公司承造此路与中国订立合同只要所订章程无碍主国事权在中国中无他虑请由贵使先行电请国家准由本部商拟合同草稿送呈中国核办并声明此稿准否仍听中国并不作为议定等语当告以公司办法与前奉本国训条自造之说不同遽尔电请拟稿殊有不便威特谓此亦有理姑俟备稿奉阅再商日前威特来馆谓公司之议已经外部电饬喀使在北京商办本部将所拟章程缮竣一并由外部寄递喀使顺便奉告云云)会是年夏四月俄君尼哥拉二世加冕诏大学士李鸿章为正使前往致贺既至俄都其国君臣上下竭意逢迎(按许文肃公遗稿光绪二十二年正月十四日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电俄外部称奉国主谕李相及从僚在俄境内一切概由俄国供给以表格外交谊 三月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函俄廷先邀李相至森彼得堡查俄外部初拟接待之举虽已破格而接待尚从常例近则派船赴波赛远接抵俄埠以后供应异常优隆所备莫斯科馆舍尤极闳丽礼数且驾亲藩之上闻皆出自俄主之意其谊洵属可佩并闻先至俄都一层为户部大臣威特赞成此或别有用意未可知也)遂为要约秋七月许景澄与华俄道胜银行签订合同十二条
  中国政府现以库平银五百万两入股与华俄道胜银行合夥开设生意盈亏均照股摊认其详细章程另有合同载明
  中国政府现定建造铁路与俄之赤塔城及南乌苏里河之铁路两面上接所有建造经理一切事宜派委华俄道胜银行承办所有条款列后
  第一条 华俄道胜银行建造经理此铁路另立一公司名曰中国东省铁路公司该公司应用之钤记由中国政府刊发该公司章程应照俄国铁路公司成规一律办理所有股票只准俄华商民购买该公司总办由中国政府选派其公费应由该公司筹给总办可在京都居住其专责在随时查察该银行暨该公司所有与中国政府及京外各官交涉事宜亦归该总办经理该银行与中国政府往来帐目该总人亦随时查核该银行应专派经手人在京都居住以期一切事宜就近商办(查此条及诸条所称政府字样洋文作古威勒芒即近来译为国家之称又所称总办字样洋文作伯理玺天德亦有总办之义而名目较大以所译与洋文实事无甚出入故皆仍之其原译薪俸字样现改公费措词较为得体)
  第二条 凡勘定该铁路方向之事应由中国政府所派之总办酌派委员同该公司之营造司暨铁路所经地方官和衷办理惟勘定之路所有庐墓村庄城市皆须设法绕越
  第三条 自此合同奉旨批准之日起十二个月为限该公司应将铁路开工并自铁路勘定及所需地段给与该公司经理之日起以六年为限所有铁路应全行告竣至铁轨之宽窄应与俄国铁轨一律即俄尺五幅地约中国四尺二寸有半
  第四条 中国政府谕令各该管地方官凡该公司建造铁路需用料件雇觅工人及水陆转运之舟车夫马工需用粮草等事皆须尽力相助各按市价由该公司自行筹款给发其转运各事仍应随事由中国政府设法使其便捷
  第五条 凡该铁路及铁路所用之人皆由中国政府设法保护至于经理铁路等事需用华洋人役皆准该公司因便雇觅所有铁路地段命盗词讼等事由地方官照约办理
  第六条 凡该公司建造经理防护铁路所必需之地又于铁路附近开采沙石块石灰等项所需之地若系官地由中国政府给与不纳地价若系民地按照时价或一次缴清或按年向地主纳租由该公司自行筹款付给凡该公司之地段一概不纳地税由该公司一手经理准其建造各种房屋工程并设立电线自行经理专为铁路之用除开出矿苗处所另议办法外凡该公司之进项如运搭客货物所得票价并电报进款等项俱免纳一切税厘
  第七条 凡该公司建造修理铁路所需料件应免纳各项税厘(查此条定议时该洋文修理下尚有经理字样据税务司柯乐德称当时李相谓与本条修理语意重复因将原译汉文删去经理二字并非有故驳改未令将洋文并删故汉文微有详略等语合并声明)
  第八条 凡俄国水陆各军及军械过境由俄国转运经此铁路者应责成该公司迳行运送出境除转运时或必须沿途暂停外不得借他故中途逗留
  第九条 凡外国搭客经此铁路于中途入内地必须持有中国护照亦准前往若无中国护照责成该公司一概不准擅入内地各处
  第十条 凡有货物行李由俄国经此铁路仍入俄国地界者免纳一切税厘惟此项货物除随身行李外该公司应另装一辆在入中国边界之时由该处税关封固至出境时仍由税关查明所有书记并未拆动方准放行如查出中途私行开拆应将该货入官至货物由俄国经此铁路运往中国或由中国经此铁路运赴俄国者应照各国通商税则分别交纳进口出口正税惟此税较之税则所载之数减三分之一交纳若运往内地仍应交纳子口税即所完正税之半子税完清后凡遇关卡概不重征若不纳了税则逢关纳税遇卡抽厘中国应在此铁路交界两处各设税关
  第十一条 凡搭客票价货物运费及装卸货物之价概由该公司自行核定但中国所有因公文书信函该公司例应运送不须给费至运送中国水陆各军及一切军械该公司只收半价
  第十二条 自该公司路成开车之日起八十年为限所有铁路所得利益全归该公司专得如有亏折该公司亦应自行弥补中国政府不能作保八十年限满之日所有铁路及铁路一发产业全归中国政府毋庸给价又从开车之日起三十六年后中国政府有权可给价收回按计所用本银并因此路所欠债项并利息照数偿还其公司所赚之利除分给各股人外如有盈余应作为已归之本在收回路价内扣除中国政府应将价款付存俄国银行然后收管此路路成开车之日由该公司呈缴中国政府库平银五百万两(查此条内给价收回一节因恐将来讲解有异复商该总办另缮凭池附于合同之后以期相信 附件照译华俄银行总办罗启泰来函迳启者本公司帐目按年结算刊布其中载明各项帐目及一岁出入款项并所欠之债所借之款还本付息等情将来中国给价收回此路应以每年结算刊布之帐为凭其收回缘由详载公司章程之内光绪二十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俄历一千八百九十六年九月五日华俄道胜银行总办罗启泰签字)
  九月中俄新约成(东结续录光绪二十二年九月丁未中俄新约成其文曰大清国大皇帝前于中日肇义之后因大俄罗斯国大皇帝仗义各节并愿将两国边疆及通商等事于两国互有益者商定妥协以固格外和好是以特派大清国钦命督办军务处王大臣为全权大臣会同大俄罗斯国大皇帝钦差大臣出使中国全权大臣一等伯爵贾在北京定将中国之东三省火车道接连俄国西卑利亚省之火车道以冀两国通商为往迅速沿海边防坚固并议专条以答代索辽东等处之义一近因俄国西卑利亚火车道竣工在即中国允准俄国将该火车道一由俄国海参崴埠续造至中国吉林珲春城又向西北续至吉林省城止一由俄国境之西卑利亚火车站续造至中国黑龙江之爱珲城向西南至齐齐哈尔省城又至吉林伯都讷地方又向东南续造至吉林省城止二凡续造进中国境内黑龙江及吉林各火车道均由俄国自行备筹资本估价将该火车道并一切火车械器厂房屋等产赎回惟如何赎法容后再行妥议三中国现有火车道拟自山海关续造至奉天盛京城由盛京接续至吉林倘中国日后有不便即时造此铁路者准由俄国备资由吉林城代造以十年为期赎回至铁路应由何路起造均照中国已勘定之道接续至盛京并牛庄等处地方止四中国所拟续造之火车道自奉天山海在至牛庄至盖平至金州至旅顺口以及至大连湾等处地方均应仿俄国火车道以期中俄彼此来往通商之便五以上俄国自造之火车道所经各地方中国文武官员不能随时保护周详应准俄国专派马步营兵数队驻札各要站以期妥护商务六自造成各火车道后两国彼此运进之货其纳税章程均准同治元年二月初四日中俄陆路通商条约完纳七黑龙江及吉林长白山等处地主所产五金之矿向有禁例不准关挖自此约定后准俄国以及本国商民随时开采惟须先行禀报中国地方官具领护照并按中国内地矿务条程方准开挖入东三省虽有练军惟大半军营仍照古制办理倘日后中国欲将各省全行改仿西法准向俄国借请熟悉营务之武员前来中国整顿一切其章程则与东省所请德国武员条程办理无异九俄国在亚细亚洲无周年不冻之海口一时该洲若有军务俄国东海以及太平洋水师诸多不便不得随时驶行今中国因鉴于此是以情愿将山东省之胶州地方暂行租与俄国以十五年为限其俄国所造之营房栈房机器厂船等类准中国于期满后估价备赀购入但如无军务之危俄国不得即时屯兵据要以免他国嫌疑惟赁租这款应如何办理日后另有附条酌议十辽东之旅顺口以及大连湾等处地方原系险要之区中国极应速为整顿各事以及修理各炮台等诸要务以备不虞既立此约则俄国允准将此二处相为保护不准他国侵犯中国亦允准将来永不让与他国占踞惟日后俄国忽有军务中国准将旅顺口及大连湾等处地方暂行让与俄国水陆军营泊屯于此以期俄军攻守之便十一旅顺口大连湾等处地方若俄国无军务之危则中国自行管理与俄国无涉惟东三省火车道以及开挖五金矿诸务准于换久后即行便宜施行俄国文武官员以及商民人等所到之处中国官员理应格外优待保护不得阻滞其游历各处地方十二此约奉两国御笔批准后各将条约照行除旅顺口大连湾及胶州诸款外全行晓谕各地方官遵照将来换约应在何处再行酌议自画押之日始以六个月为期两国全权大臣议定此约备汉文俄文法文约本各两分画押盖印为凭三国文字校对无讹遇有讲论以法文为准)冬十二月派许景澄总办黑龙江吉林交界铁路公司事宜(东华续录光绪二十三年三月己亥许景澄奏光绪二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承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十七日电开本日奉旨著派许景澄总办黑龙江吉林交界铁路公司事宜钦此臣于本年四月间奉旨商办公司合同幸臻成议兹据华俄银行具报公司章程已定拟在明春公选员董前往该处勘路兴工复荷恩纶猥加委任查该公司承造铁路系由黑龙江省西境入界至吉林省东境出界经营既为创举地段尤觉袤长勘地之初首在清画程途以明限制开筑以后则在辑和交涉以期相安如臣庸愚惧难胜任惟有审持事体联络商情查照合同订定各条随时呈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王大臣妥慎办理以冀仰副圣言绥边睦邻之至意报闻)当合同初定俄罗斯辄派员勘测路程方向数数变易先拟谣黑经江入境旋改经行呼伦贝尔齐齐哈尔呼兰暨宁古塔之北(按许文肃公遗稿光绪二十二年二月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函据喀使照会证以游历各俄员行程正相合大约俄之悉毕尔干路造至斯特列田斯克城分支转东至粗鲁海图俄卡逾额尔古讷河入中国界过内兴安岭至齐齐哈尔省城沿嫩江松花江出吉林省城之北经宁古塔至三岔口出中国界而与海参崴至双城子干睡连接此盖经由我之陆地以达彼之海口推原妈道之故自俄斯特列田城以北两国以黑龙江为界江水北行转东复折而南三面回环俄若循此江左岸筑路须增二千余里多费五六千万卢布自海参崴抵俄京顺迟四五日避迂趋捷乃有接路之图所谓弓弦弓变之别也)后又以内兴安岭险峻多雪欲改路向南经行伯都讷再折而东(按许文肃公遗稿光绪二十三年正月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函改路一节据罗启泰称因兴安岭山峻雪大拟迳由呼伦贝尔之东过岭经伯都讷至吉林始折而东或仍经齐齐哈尔以达伯都讷当谓吉林一带民居较众拨地不便恐国家不愿且自齐齐哈尔之南须经行蒙古境内为两国愿订凭件未载亦有窒碍不如用原拟为便罗言两国所订情节实未能悉但或可劝令不到吉林恐势难沮其不经蒙古)盖俄人凭藉条款恣为侵轶矣自公司成立推举员董以盖贝次副总办总掌路务(按许文肃公遗稿光绪二十二年十二月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函公司现推局董盖贝次为副首领总掌全路之事其称以副者盖以首领官名目归于中国总办也)又派茹格惟志总监工伊格那底副监工颛司建造之事二十三年茹格惟志等勘路兴工(按许文肃公遗稿光绪二十三年二月致总理各国事务衙让函俄公司函称前拟造路方向本系经行呼伦贝尔齐齐哈尔呼兰暨宁古塔之北续据测量工员查得兴安岭山峻雪大车行易阻若将路线改移向南山梁较平穿洞工程较省嫩江松花江两处造桥亦可减短特就原图添绘新线送请核阅当即复以候据情将图件译呈国家核定再行知照等情查该图所绘新线系循原线至呼伦贝尔改向东南沿依奔河乌奴尔河 过岭沿绰尔河上流度河经蒙古札赉特长地度陀喇河沿嫩江西岸经蒙古郭尔罗斯前旗地度松花江至伯都讷沿松花江北岸至宁古塔至瑚布图河度河出界窃惟西国筑造铁路专受绾毂省会并多历稠盛城镇以收养路之利惟现在连接俄路以中国边要为西人通途在我计算又在不至省会以免贯穿重地少经稠盛城镇使土客易于相安但我之所便正彼之所妨势不得不斟酌地势缓急以期就范现据新拟睡线以伯都讷为中路顿站视原线所经呼兰城地段稍南民居较稠惟该公司改道初意因不经齐齐哈尔省城欲由伯都讷南至吉林再行折北当告以腹地画拨周折且援两国约文未及蒙古之据藉以阻其南辕彼知迂绕理绌始拟自伯都讷迳行往东不至吉林边门以内亦不绕双城堡拉林诸城据公司业以为遵体中国情形留意谨敛其取道蒙古一节据谓实因山岭形势所限竟无绕法等语现公司拟令如格惟志就现改新线履地复勘用敢兼权理势许陈实在情形候请核夺以便转饬该公司遵行)遂定西比利亚铁路支线入黑龙江西境自胪滨(即满洲里)经呼伦溯海拉尔河越内兴安岭循雅尔河(即雅鲁河)而下横嫩江之下流经龙江安达肇州呼兰之境逾松花江而以滨江(即哈尔滨)为之枢自滨江而东沿阿什河渡牡丹江(即瑚布哈河)至东宁出吉林境以达海参崴接地乌苏里铁路(西比利亚铁路起于车里雅宝斯克经伊尔库次克而至斯特列田斯克乌苏里铁路起于海参崴而至哈巴罗甫喀)是为东省铁路旧称东清铁路是也二十四年春三月中俄会订条约九款闰三月增立条约六款更许东省铁路公司接造辽东半岛之枝路末处在旅顺口及大连湾海口(东华续录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己丑中俄曾订旅顺大连湾租借条约成其文曰大清国大皇帝大俄国大皇帝欲更敦两国盟谊互筹相助之法为此大清国大皇帝派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一等肃毅伯李尚书衔户部左侍郎张为全权大臣大俄国大皇帝派驻华署理全权大臣内廷郎巴布罗福为全权大臣该大臣等各以所奉全权之据视为妥协商订条款如左第一款为保全俄国水师在中国北方海岸得有足为可恃之地大清国大皇帝允将旅顺口大连湾暨附近水面租与俄国惟此项所租断不侵中国大皇帝主此地之权第二款因以上缘由所租地段之界经大连湾迤北酌视旱地合宜保守该段所需应相离若干里即准相离若干里其确切界限以及此约各项详细俟此约画押后在森彼得堡会同许大臣刻即商订另立专条此界线商定后所有划入租界线内之地及附近水面专归俄国租用第三款租地限期自画此约之日起定二十五年为限然限满后由两国相商展限亦可第四款所定限内在俄国所租之地以及附近海面所有调度水陆各军并治理地方大吏全归俄官而责成一人办理但不得有总督巡抚名目中国无论何项陆军不得驻此界内界内华民去留任理不得驱迫设有犯案该犯送交就近中国官按律治罪按照威丰十年中俄约第八款办理第五款所租地界以北定一隙地此地之界由许大臣在森彼德堡与外部商定此隙地之内一切吏治全归于中国官惟中国兵非与俄官商明不得来此第六款两国政府相允旅顺一口既专为武备之口独准华俄船只享用而于各国兵商船只以为不开之口至于大连湾除口内一港亦照旅顺口之例专为结俄兵舰之用其余地方作为通商口岸各国商船任便可到第七款俄国认在所租之地而旅顺大连湾两口尤要备赀自行盖造水陆各军所需处所建筑炮台安置防兵总设所需各法藉以著宝御侮并认以己资修养灯塔以及保航海无虞之所需各项标志第八款中国政府允以光绪二十二年所准中国东方铁路公司建造铁路之理而今自画此约日起推及由该干路甘一站起至大连湾或酌量所需亦以此理推及由该干路至辽东半岛营口鸭绿江中间沿海较便地方筑一枝路所有光绪二十二年八月初二日中国政府与华俄银行所立合同内各例宜于以上所续枝路确切照行其造路方向及经过处所应由许大臣与东方铁路公司议商一切惟此项让造枝路之事永远不得藉端侵占中国土地亦不得有碍大清国大皇帝应有权利第九款此约自两国全权大臣彼此互换这日起举行此约御笔批准之本自画押后赶紧在森彼得堡互换兹两国全权大臣将此约备中俄二国文字各二分画押盖印为凭两国文字较对无讹惟辩解之时以俄文为本此约在北京缮孓二本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初六日一千八百九十八年三月十五日 闰三月庚午中俄会订续约成其文曰大清国国家与大俄国国家愿在俄历九十八年三月十五日北京所定条约增立数款两国秉权大臣议定如下第一款按照原约第二条租与俄国之旅顺口及大连湾辽东半岛陆地其北界应从辽东西岸亚当湾之北起穿过亚当山脊至辽东东岸皮子窝湾北尽处止租界附近水面及陆地周围各岛均准俄国享用两国各派专员就地详确勘定所租地段之界线第二款从第一款所定地段北界起应照北京约第五款所定隙地其北界线应从辽东西岸盖州河口起经岫严城北至大洋河沿河左岸至河口此河亦在隙地内第三款俄国国家允西毕利铁路通接辽东半岛之枝路末处在旅顺口及大连湾海口不在该半岛沿海别处又公同商定此枝路经过地方不将铁路利益给与别国人至中国以后自造路从山海关接长至此枝路最近之地俄国允不干预第四款俄国国家允中国国家所请允听金州城自行治理并城内设立尖需巡捕人等中国兵应退出金州用俄兵替代此城居民有权往来金州至租地北界各道路并日常需用附城准俄国亨用之水但无权兼用海岸第五款中国国家允认一非俄国应允不将隙地地段让与别国人享用二不将隙地东西沿海口岸与别国通商三非俄国应允不将隙地地段内造路开矿及工商各利益让给第六款以上议定各款缮立华文俄文专条各一分上两国全权大臣画押钤印遇有讲论以俄文为证光绪二十四年闰三月十七日俄历一千八百九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 附件一查三月三十日电陈专条全稿系据俄外部所交法文稿译出嗣外部商定应照北京条约配用俄文汉文各一分所配汉文系从俄文译出与上次电稿字面微有不同数处第一款电稿山脊亦在所租地段内今照俄文译为亦在俄国租地内语意并无出入又电稿至辽东东岸近皮子窝湾北止盖谓皮子窝湾北之附近处地界应逾湾北今照俄文译为皮子窝湾北尽处止地界应以湾北尽处为止较前稿语意似稍明确第三款电稿在旅顺大连湾不在该半岛别海口今照俄文译为在旅顺及大连湾海口不在该半岛沿海别处第四款日常需用附城之水今照俄文译为附城准俄国亨用之水语意均我出入又第三款中国以后自造路一语俄文改为自己力量造路语意有别经与外部辨明另备文声明已据外部照覆与法文语意讲解无异故汉文并不改译合并声明 附件二为续补俄历九十八年三月十五日条约所附专条事本部奉俄主谕称俄国国家体中国国家所商之意并顾念两国睦谊允将俄兵屯札金州城外作为试办惟万一城内有乱或居民与俄兵攻要则俄兵即行入城等因特此照会贵大臣查照)夏五月头等钦差大臣许景澄出使俄国大臣杨儒与东省铁路公司订定合同七款以枝路达至旅顺大连湾海口称东省铁路南满洲枝路云(钦差头等出使大臣许出使俄国大臣杨钦奉光绪二十四年五月初七日即俄历九十八年六月十三日谕旨允准与东省铁路公司订定合同按照中国与俄国于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初六日在北京会订条久及闰三月十七日在森彼得堡续订专条内开中国政府从条约画押日起允照光绪二十二年所准东省铁路公司建造铁路之事推广建造经理一枝路在东省铁路干路上译站起造达至辽东半岛之大连湾及旅顺口海口此枝路应悉照光绪二十二年八月初二日中国政府与华俄银行所订合同之各章程办理等情因此议定按照前订建造经理东省铁路合同各节开列如下第一款此东省铁路干路之枝睡达至旅顺大连湾海口取名东省铁路南满洲枝路第二款按照光绪二十二年八月初二日合同第四条造路需用料件水陆转运应由中国政府随事设法使其便捷现准公司用轮船及别船挂公司旗行驶辽河并该河之枝河及营口并隙地内各海口合用而有益此路路工者均可驶入及运卸料件第三款东省铁路公司为建造南满洲铁路需用料件粮草运载便捷起见准其由此路暂筑枝路至营口及浊地海口惟造路工竣全路通行贸易后公司应遵中国政府知照将诸枝路拆去总之自勘定路线拨给地段日起一过八年必定拆去第四款按照光绪二十三年中国政府允准公司开采木植煤斤为铁路需用现准公司在官地树林内自行采伐每株缴价若干由总监工或其代办与地方官公同酌定惟不得过地方时价凡盛京省御用产业或关系风水归北京政府管属树林不得损动并准公司在此枝路经过一带地方开采建造经理铁路需用之煤矿计斤纳价由总监工或代办与地方官公同酌定不得过别人在该处采煤所纳之税数第五款俄国可在辽东半岛租地内自行酌定税则中国可在交界征收货物从该租地运入或运往该租地之税此事中国政府可商允俄国国家将税关设在大连湾自该口开埠通商之日为始所有开办及经理之事委派东省铁路公司作为中国户部代办人代为征收此关专归北京政府管辖该代办人将所办之事按时呈报另派中国文官为驻札该处税关委员凡搭客行李及货物由俄境车站运经该路至辽东半岛租与俄国之地段内或由此租地运赴俄境概免关税及内地税厘货物经铁路从中国内地运往租地或从租地运入内地应照中国海关税则分别完纳进口出口税无减无增第六款公司可自行担当备设行海商船挂公司旗照各国通商行船章经项船只及经理此事若有亏折与中国政府无涉搭客票价及货物运价由公司自行酌定此事与铁路不相干涉其经理之期自无限制无庸按照光绪二十二年中国政府与华俄银行所定合同第十二条价买及归还期限章程办理第七款南满洲铁路方向及经过地方应俟总监工在满洲地方勘定将情形报明公司总局后由公司或在北京之代办人与铁路总办公同商定光绪二十四年五月十八日俄国一千八百九十八年六月二十四日)二十八年东省铁路成而日俄之战以起三十一年中日新约成允俄罗斯以辽东租借地及南满洲枝路让于日本(东华续录光绪三十一年十一月乙未中日新约成其文曰大清国大皇帝陛下大日本国大皇帝陛下均愿妥定光绪三十一年八月初七日即明治三十八年九月初五日日俄两国签定和约内所列共同关涉各项事宜兹照上开宗旨订立条约为此大清国大皇帝陛下简授钦差全权大臣军机大臣总理外务部事务和硕庆亲王钦差全权大臣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会办大臣瞿鸿玑钦差全权大臣北洋大臣太子少保直隶总督袁世凯大日本国大皇帝陛下简授特派全权大使外务大臣从三位勋一等男爵小村寿太郎特命全权公使从四位勋二等内田康哉为全权大臣各将所奉全权文凭校部认明俱属妥善会商订定各条款开列于左第一款中国政府将俄国按照日俄和约第五款及第六款允让日本国之一切概行允诺第二款日本国政府承允按照中俄两国所订借地及造路原约实力遵行嗣后遇事随时与中国政府妥商厘定第三款本条约由签字盖印之日起即当施行并由大清国大皇帝陛下大日本国大皇帝陛下御肇批准由本约盖印之日起两个月以内应从速将批准约本在北洋互换为此两国全权大臣缮备汉文日本文各二本即于此约内签名盖印以昭信守 附约十二款)而吉林长春以北至哈尔滨枝路属于东省铁路公司盖自建造铁路后俄员收购地亩伐木采矿置警察驻军队设法庭立自治会肆行非度捕意蹂辚路权隳落可胜言哉厥后娄经交涉渐改旧章而俄员之握持路政如故也民国六年东省铁路总办霍尔瓦特因俄内乱竟以沿路民驻军宣言独立而驻军又与俄共产党通不轨于法经吉林督军调兵尽除俄军军械遣之出境并派铁路警备司令繇吉林黑龙江抽调步骑兵驻札沿路资保护明年置中东铁路督办以吉林省长郭宗熙任之旋吉林督军鲍贵卿兼督办是时协约国共防共产党驻重兵哈尔滨因与美英日法意俄诸代表合组联合委员会技术委员会军事运输委员会管理铁路事务九年春霍尔瓦特去职列贵卿派员接收以铁路董事会处决一切路务(按中东铁路督办鲍贵卿布告中东沿线地界原为中国领土曾经再三训告不得紊乱地方安宁秩序不意霍尔瓦特屡次利用军警图利已派以致激起俄国工人同盟罢工本督办为确保中国主权与铁路秩序起见业已劝告霍尔瓦特解除职务以维路政嗣后铁路事务取决于董事会以示大公无论俄国个人或团体皆不许以政治目的干涉路事将来俟俄国统一后由中俄两国政府商订办法云)于是协约国驻军陆续出境撤消各委员会是年秋交通部与驻京道胜银行(即俄亚银行由俄国财政部委员即驻伦敦俄国公使随员沙孟证明东省铁路公司全部股分属于俄亚银行所有)订立东省铁路续订合同七条
  中国政府一因以库平银五百万两入股曾经光绪二十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与华俄道胜银行(即现今俄亚银行)事夥开设生意订定建造经理东省铁路合同二因东省铁路公司所欠中国政府五百万两之本利加以中国政府接济该路款项之种种债权关系三因俄国政治紊乱之故致失其管理该路及维持秩序之能力四因中国政府以领土主权之关系对于管理路界以内地方之治安维持世界公共之交通实行保护该路之财产暨整顿一切秩序均有应负之责综上述之理由及责任中国政府特于九年十月二日正式通知该银行声明中国政府决定暂时工替俄国政府执行该路合同及现行章程之所有各项职权并执行光绪二十二年所订合办东省铁路合同及公司原有现行章程所予之特权此项代替执行俄政府职权之期限以中国政府正式承认俄国政府并彼此商定该路办法后为止特续订本合同以资遵守
  兹于民国九年十月二日中国政府特派交通部代表中政府与驻北京道胜银行即现在俄亚银行及以后改组之银行代表暂驻巴黎之道胜总银行彼此同意订立以下条款为一千八百九十六年之东省铁路续订合同
  第一条 东省铁路公司(以下称公司)一俟本合同签字之后务即立将应缴中国政府各款同价之铁路债券交与中国政府此项债券性质另函声明其款详列于后
  甲按照原合同第十二条该公司于路成开车之日应缴中国政府之库平银五百万两
  乙前项五百万两历年应缴之利息自开车之日起算按公司章程第十六条每年照六厘计息并应按息上加息计算至一九二零年为止
  由一九二一年起所有前项债款应照上文甲乙两项之总数每年给息五厘每半年支付一次此项铁路债券至中国赎路之时清还或由赎路款内扣还亦可
  因上项欠款而发行铁路债券应以该路之动产及不动产作为担保
  第二条 董事会董事九人之内除督办在外中国政府得派华籍董事四人不以有无股分为限至于俄籍董事由俄人自由选举如遇中俄投票之数平均时督办除固有议决权外有加一取决之权
  第三条 董事会法定人数以七人为至少之数所有一切取决亦必须得七人全体同意方可有执行之效力
  第四条 中国政府得于稽察局之五员内派华籍稽察员二人其总稽察即由此五人中选举但以华籍为限
  第五条 为该路管理便利起见所有华俄人员均应秉公支配受同等之待遇
  第六条 公司以后所有之权利及所有职务无论何项均应严行限制于商业范围之内所有一切政治事项均应禁止中国政府并得随时严重取缔之
  第七条 凡光绪二十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即西历一八九六年九月二日所订之中俄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原有章程与本合同不相抵触者均为有效
  本合同共缮华法文各二份但以法文为主(中华民国九年十月二即西历一九二上十月二日订于北京代表中国政府交通部代表俄国道胜银行即现在俄亚银行及将来改组之银行驻上海道胜银行行长叶节司基驻北京道胜银行行长兰德)
  先是民国八年夏(西历一千九百十九年七月)俄国劳农政府宣言废弃一八九六年(即光绪二十二年)之条约与一九零一年(光绪二十七年)之北京草约及自一九零七年(光绪三十三年至一九一六年(民国五年)间与日本订结之一切协约将俄皇政府自行侵夺或偕日本及他联盟国公共侵夺之中国人民之所有者一概归还中国人民(俄国劳农政府第一次宣言今日劳农政府之军队既将恃外械外饷为奥援之苛而恰克专制背叛革命之军队扑灭已达西比利亚并与西伯利亚革命人民联合故人民委员行政部特向中国人民作下列之博爱忠言劳农政府之俄罗斯及其赤军既战门两年既出不可思议之力量今向乌那大山之东进行者并非压制亦无奴民夺地之心凡西比利亚之农民工人均已深悉矣吾侪今愿将自由之权给与各地人民使东方各民族得解脱外族强权及外族金钱压制束缚中国民族即此等被压民族之一并系其最著者今吾侪不仅专施援救于工党并且兼施于中国人民故请将吾侪自一九一七年十月在革命以来从未懈于宣告而彼出卖于欧美日本之报纸秘匿不宣之事再普告于中国人民自一九一七年十月劳农政府执政以来曾屡次以全俄人民之名义致书于全世界人民劝伊等建立耐久之和平此和平应以彼此放弃侵占他人土地及放弃掠夺他人金钱为根本所有民族无论或大或小无论在何地点无论是否自由或在他国强权压制之下均应在内部生活上完全自由任何权力不应从而羁束之我劳农政府又曾续行宣言将从前俄国与日本与中国及与从前联盟各国所订结之一切秘密条约概行作废因此种条约实为俄皇政府及联盟各国力侵利诱压迫东方各民族之机械其中以中国民族为最得其利者仅各资本家与地主及俄国高级军官而已我劳农政府曾邀请中国政府即开谈判磋商废弃一八九六年之条约与一九零一年之北京草约及自一九零七年至一九一六年间与日本订结之一切协约简言之即将俄皇政府自行侵夺或偕日本及他联盟国公共侵夺之中国人民之所有者一概归还中国人民此项谈判开至一九一八年三月为止斯时协约各国突扼北京政府之颡广用金钱收买中国官吏及报纸并强迫中国政府拒绝与俄国劳农政府交涉而日本与协约各国不待满洲铁道之归还中国人民即群起而占之为已有并侵入西比利亚从而虽迫中国军队公同出兵公同作为此项可骇而有罪之强盗行为中国人民劳动家及农民等并不知欧美日本军队侵入满洲及西比利亚之真相及其原因也吾侪特致书于中国人民望其明了劳农政府曾宣明放弃从前俄皇政府向中国夺取之一切侵略品如满洲及他种地方是也各处人民应自行选择愿相隶属之国及自行采定其政府之体制劳农政府愿将中国中东铁路及租让之一切矿产森林木产及他种产业由俄皇政府与克伦斯基政府及霍尔瓦特谢米诺夫苛而恰克等贼徒与从前俄国军官商人及资本家侵占得来者一概无条件归还中国毫不索偿劳农政府放弃中国因一九零零年拳匪之乱而负欠之赔款本政府所以不能不三次宣言及此者因闻吾侪虽屡次宣言放弃而此项赔款仍由协约国征收以接济北京俄国旧帝国政府之使臣及驻在中国各处之旧帝国领事官等人之滥用此种俄皇之奴水其全权早经取销而伊等仍僭守旧职并以日本及各协约国为奥援骗谎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不可不知此事并应将此种谎人骗徒驱逐出境劳农政府废弃所有各种特别权利及俄商在中国地面上占有之一切租借地任何俄国官员或教士不准干涉中国事件如伊等犯罪应照中国法律受地方审判在中国地方上只能有中国人民之权力及司法不能有他种权力或他种司法在以上各种要点之外军农政府并愿即与中国人民谈判与其全权代表公同断结所有从前俄国政府偕同日本及协约各国对于中国所作之一切强暴及不公平之事件劳农政府深知协约各国及日本此次必再竭力使俄国劳动家及农人之语言不克达于中国人民俾使中国人民不知欲收回被夺之产须先与满洲及西比利亚之侵占人了结因此故劳农政府今特通消息于中国人民本政府之赤军现向乌那大山之东方前是以援救西比利亚之农人及劳动家出伊等于贼徒苛而恰克及其联盟日本人之专制之下如中国人民以俄国人民为榜样恢复其自由并逃免协约各国在菲而色怡为之代定之合运使之为第二高丽或第二印度者则奋争自由之时舍俄国工人农民及其赤军外更无他同盟国及他兄弟可寻劳农政府今以中国政府间接邀请中国人民即与俄国建立正式交涉并即派遣代表来吾军前劳农政府外交总长客拉罕签字一千九百十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并愿将中国中东铁路及租让之一切矿产森林金产及他种产业一概归还中国牒告外交部切实声明旋政府派遣军事外交代表陆军中将张斯麟赴聘于俄其明年秋(八月)俄国还东共和国代表优林至北京于是俄国劳农政府复为宣言阐发前所声明之原则将中俄原有各种条约认为无效所有中国土地之侵略及俄国在中国之租借地概行放弃并将从前俄帝国政府及资本家所掠夺者一概退还中国唯对于经营中东铁路办法关于俄国劳农政府之需用应订专约订此专约时除中俄两国外还东共和国亦可加入云(俄国劳农政府第二次宣言查去年七月二十五日劳农政府曾向中国人民及政府披露宣言允将前俄帝国政府与中国所订各约概行放弃并允将俄帝国政府及俄国有资产党前在中国所侵略者交还中国人民务请中国政府开始谈判俾定邦交兹悉此项宣言业经中国政府接到中国人民各团体咸愿中国政府与俄国政府开始谈判早定邦交中国政府派遣军事外交代表张中将斯麟来莫斯科无任欢迎并愿与中国代表直接谈判以期彼此了解中俄两国公共之利益且深信中俄两国将来所解决各问题无不与两国互有裨益惟中俄两国这仇敌方力阻我之亲善盖知我两国互相援助其所以巩固中国者将为无论何国均不能欺侮侵掠中国人民有如今日也中国代表自能确信俄国对于中国诚恳亲善之意惟迄今未奉相当之训令以证两国民族之友谊而为从速和好之障碍殊为可惜而两国政治商务诸重要利益遂皆不能实行今愿助两国和好速成特声明一九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劳农政府宣言书内所载之原则必将确守以为中俄协约之基础兹为阐发宣书内民载之原则起见将中俄协约各主要条款为求两国利益之所必需者送请中国外交部查照一俄国劳农政府声明中俄旧订各种条约概作无效所有中国土地之侵略及俄国在中国境内各租界亦并放弃并将前俄帝国政府及俄国有资产党在中国所掠夺者悉以无偿退还中国二两共和国竭力设法从速规定两国商务上实业上之关系然后订立专约双方遵守最惠国待遇之原则三(甲)所有俄国反对革命党之各机关各团体各个人中国政府应不予以援助并不准其在中国领土有何举动(乙)本约签字以前所有中国领土内有反对劳农政府之军队各机关或反对劳农政府之同盟政府者中国政府应解除其武装随同其财产一并交付劳农政府(丙)劳农政府关于反对中华民国之各机关各个人亦负同等之义务四居住中国之俄国人民应遵守中华民国一切法令断不能享受治外法权在住俄国之中国人民亦应遵守劳农政府一切法令五凡在中国自称俄国外交代表领事代表未有劳农政府之委任状者中国政府应于批准条约后即与断绝关系并驱逐出境所有原有俄国公使馆领事馆及其财产案卷等交给劳农政府六劳农政府放弃庚子赔款但中国政府无论如何不能将此款转交俄国领事或他项人等或俄国各种团体七此条约批准后中俄两国应即互派外交代表互派领事八关于劳农早用中东铁路一事中俄两国允许另订专约将来订立此约之时除中俄两国外远东共和国亦可加入以上所列主要各条特此通知如中国政府认为与两国有益必须修改之处可以和衷讨论但两国民族之关系不能即限于上列各条其商务界务铁路税关各事项仍须另订专约现正筹画订定两国亲密之和好深望中国亦有恳切迅速之答复以便商定条约也 喀拉罕签字一千九百二十年)十二年秋俄劳农政府代表喀拉罕至北京磋商条款中国政府派王正廷督办中俄交涉逾岁议不决十三年外交部接办中俄交涉事务是年夏外交总长顾维钧与俄代表喀拉罕订立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十五条
  大中华民国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愿将彼此平日邦交恢复定解决两国间悬案大纲为此派定全权代表如下
  大中华民国大总统特派顾维钧
  大苏维亚社会联邦人和国政府特派喀拉罕
  两全权代表将所奉全权证书互相校阅均属妥洽议定各条如下
  第一条 本协定签字后两缔约国之平日使领关系应即恢复中国政府允许设法将前俄使领馆舍移交苏联政府
  第二条 两缔约国政府允于本协定签字之后一个月内举行会议按照后列各条之规定商订一切悬案之详细办法予以施行此项详细办法应从速完竣但无论如何至迟不得过自前项会议开始之日起六个月
  第三条 两缔约国政府同意在前条所定会议中将中国政府与前俄帝国政府所订之一切公约条约协定议定书及合同等项概行废止另本平等相互公平之原则暨一千九百十九与一千九百二十两年苏联政府各宣言之精神重订条约协约协定等项
  第四条 苏联政府根据其政策及一千九百十九与一千九百二十两年宣言声明前俄帝国政府与第三者所订立之一切条约协定等项有妨碍中国主权及利益者概无效缔约两国政府声明嗣后无论何方政府不订立有损害对方缔约国主权及利益之条约及协定
  第五条 苏联政府承认外蒙为完全中华民国之一部分及尊重在该领土内中国之主权苏联政府声明一俟有关撤退苏联政府驻外蒙军队之问题即撤兵期限及彼此边界安宁办法在本协定第二条所定会议中商定即将苏联政府一切军队由外蒙尽数撤退
  第六条 两缔约国政府互相担任在各该国境内不准有为图谋以暴力反对对方政府而成立之各种机关或团体之存在及举动并允诺彼此不为与对方国公共秩序社会组织相反对之宣传
  第七条 两缔约国政府允在本协定第二条所定会议中将彼此疆界重行画定在疆界未行划定以前允仍维持现有疆界
  第八条 两缔约国政府允将两国边界江湖及他种流域上之航行问题按照平等相互之原则在前条所定之会议中规定之
  第九条 两缔约国政府允在前条所定之会议中根据下开原是将中东铁路问题解决
  一两缔约国政府声明中东铁路纯系商业性质并声明除该路本身营业事务直辖于该路外所有关系中国国家及地方主权之各项事务如司法民政军务警备市政税务地亩(除铁路自用地皮外)等概由中国官府办理
  二苏联政府允诺中国以中国资本赎回中东铁路及该路所属一切财产并允诺将该路一切股票债票移归中国
  三两缔约国政府允在本协定第二条所定会议中解决赎路之款额及要件暨移交中东路之手续
  四苏联政府担任对于中东铁路在一千九百一十七年三月九日革命以前所有股东持债票者及债权人负一切完全责任
  五两缔约国政府承认对于中东铁路之前途只能由中俄两国取决不许第三者干涉
  六两缔约国政府允在本条第三项所规定事项未经解决以前特行规定暂行管理中东铁路办法
  七在本协定第二条所定之会议未将中东铁路各项事宜解决以前两国政府根据(西俄)历一吉八百九十六年八九月二十七八日所订中俄合办东省铁路合同所有之权利与本协定及暂行管理中东铁路协定暨中国主权不相抵触者仍为有效
  第十条 苏联政府允予抛弃前俄帝国政府在中国境内任何地方根据各种公约条约协定等所得之一切租界等等之特权及特许
  第十一条 苏联政府允予抛俄国部分之庚子赔款
  第十二条 苏联政府允诺取销治外法权及领事裁判权
  第十三条 两缔约国政府允在本协定第二条所定之支议中订立商约时将两缔约国关税税则采取平等相互主义同时协定
  第十四条 两缔约国允在前条所定之会议中讨论赔偿损失之要求
  第十五条 本协定自签字日起即生效力
  为此两全权将本协定英文两份各签字盖印(大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订于北京 顾维钧印 喀拉罕印)
  并订暂行管理中东铁路协定十一条
  大中华民国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因中东铁路系由俄国国家出资并完全建筑在中国领土以内彼此认定该铁路纯系商业性质除本身营业事务外所有关系中国国家及地方主权之各项事务概由中国官府办理在本铁路根本办法未经在西历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所订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第二条所定之会议中解决以前两国为公同经营本铁路业务起见同意规定暂行管理办法为此派定全权代如下
  大中华民国大总统特派顾维钧
  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政府特派喀拉罕
  两国全权代表将所奉全权证书互相校阅均属妥洽议定各条如下
  第一条 本铁路设理事会为议决机关置理事十人由中俄两国政府各选派理事五人组织之中国政府派定华理事一人为理事长即督办苏联政府派定俄理事一人为副理事长即会办理事会之法定人数以七人为至少之数所有一切取决须得六人以上之同意方可有执行之效力
  督会办共同管理理事会事务并签定各项文书
  督会办有事故时由各该政府另派理事代行职务(督办由华理事代理会办由俄理事代理)
  第二条 本铁路设监事会由监察五人组织之华监察二人由中国政府委派俄监察三人由苏联政府委派会长由华监察中选举之
  第三条 本铁路设局长一人由俄人充任副局长二人华俄各一均由理事会委派由中该政府核准
  局长副局长之职权由理事会规定之
  第四条 本铁路之处长副处长等由理事会委派之
  如处长为华人时副处长须用俄人处长为俄人时副处长须用华人
  第五条 本铁路各级人员按照中俄两国人民平均分配原则任用
  第六条 理事会商议路务不能解决时呈报两缔约国政府解决但关于本协定第七条内所载之预算决算事项不在此限
  第七条 本铁路之预算决算由理事会提交理事会及监事会之联席会议核准
  第八条 本铁路所有实利由理事会保管在本铁路根本办法未经解决以前不得动用
  第九条 理事会应将前俄政府于一千八百九十六年十二月四日批准之中东铁路公司章程按照本协定及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所订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速改订完竣但无论如何至迟不得过自理事会成立之日起六个月
  其未改订完竣以前该项章程与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下不相抵触暨不妨碍于中国主权者仍予继续适用
  第十条 将来中东铁路根本办法在西历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所订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第二条所定之会议中解决时本协定即行取销
  第十一条 本协定自签字日起即生效力
  为此两全权代表将本协定英文两份各签字盖印(大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 订于北京 顾维钧印 喀拉罕印)
  (附件一声明书大中华民国政府与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政府声明一俟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签字之后彼此应立将中国与前俄帝国政府所有之一切不动产及动产在各该国境内者互相交换并彼此将此项应行交还产业开列清单送交各该政府办理为此两国政府全权代表将本声明书英文两份各签字盖印以昭信守大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订于北京顾维钧印喀拉罕印 二声明书大中华民国政府与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政府声明了解关于苏联政府实际上所有之俄国教会房屋及地产其移转或他项适当之处置应在大纲协定第二条规定之会议中按照中国内地置产现行法律及章程商定之至苏联政府实际上在北京及八大处所有之俄国教会房屋及地产等一俟苏联政府指定接收之中国人或中国机关中国政府即按照中国内地置产现行法律及章程设法移交之惟中国政府应先设法保守并腾出该项房屋与地产再此项声明与大纲协定内之声明条款有同等效力为此两国政府全权代表将本声明书英文两份各签字盖印以昭信守大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订于北京顾维钧印喀拉罕印 三声明书大中华民国政府与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政府共同声有关于大纲协定第四条双方了解中国政府对于俄国自帝俄政府以来凡与第三者所订定之一切条约协定等等其有妨碍中国主权及利益者无论将来或现在均不承认为有效再此项声明与大纲协定内之声明条款有同等效力为此两国一应俱全一权代表将本声明书英文两份各签字盖印以昭信守大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订于北京顾维钧印喀拉会印 四声明书大中华民国政府与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政府共同声明在大纲协定内第十条所载苏联政府所抛弃之各种权利与特权双方了解中国政府不拟以其一部或全部让与任何第三国或任何外人组织之团体再此项声明与大纲协定内之声明条款有同等效力为此两国政府全权代表将本声明书英文两份各签字盖印以昭信守大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 日订于北京顾维钧印喀拉罕印 五声明书大中华民国政府与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政府对于大纲协定第十一条共同声明双方了解如左一苏联政府所抛弃俄国部分之庚子赔款于该项赔款所担保之各种优先债务清偿后完全充作提介中国教育款项之用二设立一特别委员会管理并分配上述款项该委员会以三人组织之其二人由中国政府委派其一人由苏联政府委派该委员会议决事项以全体一致行之三该款于随时收入时应即存储于上述特别委员会所指定之银行再此项声明与大纲协定内之声明条款有同等效力为此两国政府全权代表将本声明书英文两份各签字盖印以昭信守大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订于北京顾维钧印喀拉罕印 六声明书大中华民国政府与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政府同意按照一千和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第二条之规定在大会内议定适宜条款以期苏联人民因该协定第十二条而取销治外法权与领事裁判权后之地位有所准则然无论如何苏联人民应完全受中国法律之管辖合并声明为此两国政府全权代表将本声明书英文两份各签字盖印以昭信守大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订于北京顾信钧印喀拉罕印 七声明书大中华民国政府与大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政府业于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签订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现经同意解释本日所签暂行管理中东铁路协定第五条所规定中华民国人民及苏维亚社会联邦共和国人民平均分配充任之原则如下此项原则之适用不得解作以撤换现在俄籍人员为实行该原则唯一之意义再双方了解所有各项位置应准两缔约国人民平等充任不得对于何方人民表示区别待遇且各项位置应照谋事者之能力技术及教育资格补充为此两国政府全权代表将本声明书英文两份各签字盖印以昭信守大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订于北京顾维钧印喀拉罕印)
  是年秋(九月)东三省总司令张作霖派郑谦吕荣寰钟世铭与俄劳农政府代表库兹聂措夫订立协定七条
  中华民 东三省自治省政府与苏维亚社会联邦政府为增进友谊及规定关于双方利益之各项问题起见经双方同意订立协定为此中华民国东三省自治省政府委派全权代表郑谦吕荣寰钟世铭苏维亚社会联邦政府委派全权代表库兹聂措夫双方全权代表将所奉全权证书互相校阅均属妥洽议定协定各条如下
  第一条 中国东省铁路 缔约双方政府同意将东省铁路问题解决如下
  一 缔约双方政府声明东省铁路纯系商业性质这机关缔约双方政府彼此声明除该路营业事务直辖于该路外所有关系中华民国国家及地方政府权利之各项事务如司法民政军务警备市政税务地亩(除铁路必需地皮外)等概由中国官府办理处置
  二 一八九六年(九月八日八月二十七日)订立之建筑经营东省铁路合同第十二条内所载之期限应由八十年减至六十年此项期满后该路及该路之一切附属产业均归为中国政府所有我须给价经双方同意时得将再行缩短上述期限(即六十年)之问题提出商议自本协定签订之日起苏联方面同意中国有权赎回该路赎时应由双方商定该路曾经实在价值若干并用中国资本以公道价额赎回之
  三 苏联政府允在双方组织委员会中将东省铁路公司债务问题按照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在北京签订之中俄协定大纲第九条第四项决定
  四 缔约双方彼此同意东省铁路之前途只应由中国及苏联两国取决不许第三者干涉
  五 一八九六年所建筑经营东省铁路合同应由双方组织委员会在签定本协定后四个月以内按照本协定各条修正完竣在未修正以前两国政府根据该项合同所有之权利与本协定不相抵触暨不妨碍中国主权者继续有效
  六 本铁路设理事会为议决机关置理事十人由中国委派五人由苏联委派五人
  中国派华理事一人为理事长兼督苏苏联政府派苏联理事一人为副理事长兼会办
  理事会之法定人数以七人为至少之数所有一切取决须得六人以上之同意方有执行之效力
  督会办共同管理理事会事务并公同签定各项文书督会办有事故时可由各该政府另派理事代理职务(督办由华理事代理会办由苏联理事代理)
  七 本铁路设监事会由监事五人组织之其中监事二人由中国委派其余一人由苏联政府委派监事长由华监事中选举之
  八 本铁路设管理局局长一人由苏联人充任副局长二人中国苏联各一均由理事会委派由各该政府核准
  局长副局长之职权由理事会规定之
  九 本铁路各处处长副处长等由理事会委派之如处长为华人时副处长须用苏联人处长为苏联人副处长须用华人
  十 本铁路各处人员按照中华苏联两国人民平均分配之原则任用(实行此面平均原则时无论如何不得妨碍该路平日之生活及事务之进行即聘用两国职员时应以各该员之经验品学资格为标准)
  十一 除预算及决算之问题应照本协定第一条第十二项办理外其余各项问题由理事会议决遇有不能解决时应呈报缔约双方政府以和平公允方法解决
  十二 本铁路之预算决算由理事会提交理事会及监事会之联席会议审定
  十三 本铁路所有余利由理事会保存在双方组织之委员会未将缔约双方分配余利问题解决以前不得动用
  十四 理事会应将前俄政府于一八九六年十二月四日批准之东省铁路公司章程按照本协定从速修正完竣至迟不得过自理事会成立之日起四个月后其未修正以前该项章程与本协定不相抵触暨不妨碍中国主权者继续适用
  第二条 航权 缔约双方同意将双方无论何种船只在两国边境江湖及他种流域上以国界为限之航地问题按照平等相互及彼此尊重主权之原则解决所有该问题之细目应在双方组织之委员会自签定本协定日起于两个月以内规定完竣因中国方面对于黑龙江下游通海处之额货有甚大利益之关系苏联方面对于松花江至哈尔滨之客货亦有甚大利益之关系故双方同意在委员会中按照平等相互之原则讨论保障此种利益之问题
  第三条 疆界 缔约双方允由双方组织委员会将彼此疆界重行划定在疆界未行划定以前允仍维持现有疆界
  第四条 商约及关税条约 缔约双方允在双方组织之委员会中根据平等相互之主义订立商约及关税税则
  第五条 宣传 缔约双方政府互相担任在各该国境内不准有为图谋以暴力反对各该政府而成立之各种机关或团体之存在及举动
  缔约双方政府允认彼此不为与对方国政治上之组织相反对之宣传
  第六条 委员会 本协定各条所规定之各委员会应在签订本协下后一个月内起首办事所有一切问题应速解决完竣至迟不得逾六个月但上述各条内规定期限者不在此限
  第七条 本协定自签订日起即生效力
  为此双方全权代表将本协定华俄英三国文字各两份各签字盖印遇有疑义应以英文为准(中华民国十三年九月二十日即西历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九月二十日订于奉天郑谦印吕荣寰印钟世铭印)
  原订立协定后所规定之委员会会义俄员蓄意延期汔不开议而路政仍自把持无所还忌十五年(一月十六日)护路军第二十六旅士兵繇长春赴张家湾剿匪俄员以士兵持军用免费票要求给付运费护路军执旧章相诘责铁路局长伊万诺夫竟令停止长春哈尔滨间通车凡六日娄经交涉不决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张焕相以伊万诺夫违背协定滥用职权拘案惩办并咨铁路督办知照理事会免伊万诺夫职以结俄副局长代行职务嗣经驻奉俄领事与东三省交涉署协议(协议三条一开释伊万诺夫及铁路职员二开释后即行开车并恢复铁路原状三运兵手续照以前成案办理应纳之费由中国红利部分项下抵扣不准再先索现至护路军运输仍照案办理以上既有规定嗣后运输军队不得不照规定办理)伊万诺夫始开释焉
 
     
  【上一条】         【返回】         【打印本页】         【下一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维护: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资料信息处
电话:(0451)86772465  E-mail:dfz_lx@harbin.gov.cn
地址: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世纪大道1号  邮编:150021